栏目导航

news

旅游新闻

主页 > 旅游新闻 >

《好声音》哈林战队都是唯一款 马吟吟深不可测

发布日期:2021-12-31 15:51   来源:未知   阅读:

  和其他三位导师相比,哈林导师的学员Battle战,如果先不谈学员的发挥,就音乐的编排和设置来讲,倒是更像是一场具有很高统一性和完成度的音乐大Party。当然,这个音乐大Party的主人,还是哈林自己。

  和其他三位导师相比,哈林导师的学员Battle战,如果先不谈学员的发挥,就音乐的编排和设置来讲,倒是更像是一场具有很高统一性和完成度的音乐大Party。当然,这个音乐大Party的主人,还是哈林自己。所以,你可以在这场大Party中,听到灵魂乐、听到放克乐、听到爵士乐,自然也少不了激情昂扬的摇滚乐。毫不夸张的说,这些曲风既是哈林为学员选的,更是为自己选的。他既恨不得自己上台表演,同样也用这样一种方式,非常好地诠释了“中国好声音”导师的定义,就是用自己的最擅长,把学员变成接近自己音乐审美,但又可以达到唯一的特质。

  不过,由于这次有部分学员的能力,还无法达到哈林的期待,所以很多在盲选时自己选择演唱作品的学员,最终并没能适应哈林的节奏。况且,哈林这种灵魂乐加放克的黑人音乐节奏,确实对很多华人歌手来讲,把握上都有一定难度,更何况这其中还有很多基本功并不扎实的学员。

  通过这次Battle战,明显感觉有些学员在演唱的基本功上,确实还是有所欠缺的。像李文豪在6进4的比赛里,虽然挑了一首看似极其简单的《你的背包》,要知道这首歌曲可是很多人在K厅都会选唱的歌曲,但李文豪在放大的细节面前,却暴露出自己真假声转换时的硬伤。而真假声转换,其实对于一个流行歌手来讲,可算是一个必备的技能。而另一位学员李文慧,则在和张姝PK《燕尾蝶》时,同样完全暴露了自己声线单薄的问题。声线单薄却还想通过蛮力还演唱硬歌,这同样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另一方面,哈林导师的编曲,也“带坏”了一些学员。像段欣芮在《亲密爱人》里的发挥,那种后置又扭捏的发声,虽然听起来像是努力想融入那种复古的放克节拍里,但却显得相当生硬和别扭。在双盲选时有着惊人发挥的童予硕,这次也惊喜不再。由于过度强调自己的烟熏嗓音色,也使得他的歌声完全没有可变性,因此就显得很油腻。

  当然,在这种时候,音乐本色风格更契合哈林的学员,自然而然就有了更好的发挥。灵魂加放克的赵大格、爵士的马吟吟,以及摇滚的张姝,不仅最终成为了四强学员,也是今天表现最为稳定的三位学员。赵大格在6进4时的曲目《New Soul》,又让人想起“中国好声音”历史上的学员袁娅维,虽然现在的赵大格还不如师姐那么老道,但毕竟还只有19岁,有很多的音色和潜力,都有可增值的空间,这或许也是哈林最为看重的。

  张姝同样百变,既有《燕尾蝶》里的纵情摇滚,也有《安眠药》里收放自如的舒展。而马吟吟则是今天表现最好的学员,她的好就在于神秘,那种深不可测的潜能。《离歌》里在低吟浅唱里对于爵士节奏和情境很好的拿捏,更关键是一切都在不经意间轻易完成,也让人对马吟吟究竟还能走多远,有一种非常的好奇。而这种走多远,指的绝不是好声音冠军或名次,而是她音乐性上的可塑性。

  或者,马吟吟也可以代表哈林战队的特点。无论是张姝、马吟吟还是赵大格,看上去都不像是能够成为最终冠军的学员,但她们身上的特质,却让她们会给人留下更深的印象和认知。就像曾经的吴莫愁,真的玩、玩真的,自己开心就好,这或许是哈林对于“中国好声音”舞台的一种态度。的确,没了第一还有唯一,这样也挺不错。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