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news

星声星语

主页 > 星声星语 >

疑点重重的收购案

发布日期:2021-12-19 05:47   来源:未知   阅读:

  沃森生物曾经风光无限,2010年上市时,IPO发行价95元/股,市盈率133倍,上市首日市值最高超过150亿元。其甚至被某些机构称为“值得一生珍藏”的创业板“精英”公司。

  但上市半年后,沃森生物便发布公告称三个合作项目终止,业绩也出现“大变脸”,从而遭到市场无情的抛售。对于外界对近期两起收购案价格太高且涉嫌“利益输送”的质疑,沃森生物董事长李云春只是表示,传统疫苗市场容量有限,且市场竞争不断加剧。公司不得不求变,外延扩张进行产业布局。目前除了进入新型疫苗领域,公司会向血液制品、单抗药物等相关领域发展。

  沃森生物与苏忠海、苏李红之间究竟有什么关系外界并不得而知。但时代周报记者发现,沃森生物二股东兼董事刘俊辉、公司副总兼技术总监黄镇早年都有在四川从事生物制药方面工作的经历。苏忠海的多个平台恰恰也是在四川。

  时代周报记者查询显示,刘俊辉是四川仁寿人,其早年在成都一所医科学校就读,曾与创业板首富重庆智飞董事长蒋仁生共同在四川创业,曾任四川智飞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董事、副总经理。

  而苏忠海和苏李红之间的关系也不是两者都姓苏那么简单。沃森生物的公告显示,隆臣投资的执行事务合伙人苏李红出现在煌基商贸的股东名单里。煌基商贸目前持有大安制药10%的股权。

  上述公告显示,成立于2004年的煌基贸易,注册资本仅为5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苏忠海。2012年8月1日,煌基商贸召开了股东会。会议一致同意苏李红和李冲为公司新股东,苏忠海和吴亚伟退出股东会。苏忠海将所持煌基商贸70%的股权,即出资35万元以货币方式转让给苏李红。这样苏李红便间接控制了大安制药7%的股权。

  据了解,沃森生物上市时募集了22亿元巨资,超募资金为18亿元。2011年来,沃森生物利用超募资金来偿还银行贷款、补充流动资金、建设玉溪沃森疫苗产业园三期工程、设立上海沃森、江苏沃森追加投资、上海丰茂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进行增资、收购大安制药等项目,至去年8月份超募资金已经基本使用完毕。

  李云春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公司要搭建包括疫苗、血液制品和单抗三大板块的“大生物制药”平台,公司近期的一系列并购行动符合公司“大生物制药”产业搭建的需求。

  胃口超大的沃森生物如何让它的盈利能力增长追上烧钱和扩张的速度呢?外界并不得而知。

  今年上半年的财报里,沃森作出的解释是,公司疫苗市场竞争加剧,限制了公司销售规模的扩大。同时,受财务费用增加及并购产生的无形资产摊销的影响,公司利润较去年同期下降。

  正在大举扩张并购的沃森生物亟须资金“弹药”。李云春表示,沃森生物正在关注研究其他的一些融资渠道和方式,后续的项目不会受影响。

  关于外界对沃森生物涉嫌“利益输送”的质疑,本报记者拨打了沃森生物董秘徐可仁的电话,但其拒绝了本报记者的采访,而发送到沃森生物的采访邮件亦未在截稿之前得到回复。

Power by DedeCms